徐州西南大門 東沿村

來源:彭城晚報  發布時間:2019-06-11

  東沿村出土的漢畫像石

4.jpg

  ■ 迥云寺古碑

5.jpg

  依山傍水的東沿村

  東沿村是一個偏僻的小村莊,從宣武市場乘837路公交車要經過32站,除非趕三月初十的廟會,很少有人會大老遠地跑到這個地方來觀光。殊不知,東沿村是徐州的西南大門,曾是一個下轄16個村莊的大寨子,這里不僅物埠民豐,而且人杰地靈,曾擔任新中國衛生部副部長的曹榮桂就是從這里走出去的。


  東沿村是一個歷史悠久的古村落


  早在東漢時期東沿村就有人類繁衍生息,并且是一個農業發達、人丁興旺之地。徐州漢畫像石館收藏了東沿村16塊東漢漢畫像石,展廳中陳列了十塊,其中刻有文字的四塊并列排放,分別是《樂舞雜技》《庖廚建鼓》《雙闕》和《六博石闕》,這些具體的生活場景每一個都那么令人印象深刻,不論是衣食住行還是吃喝玩樂,無不呈現著快樂的氛圍,畫面率意自然,秀逸流暢,直入神品,反映了墓主人對仙界生活的美好向往,體現了當時中等階層優游殷實的生活水平,如《戰國策》記載的一樣:“甚富而實,其民無不吹竽、鼓瑟、擊筑、彈琴、斗雞、走犬、六博、蹋踘者”,這些畫面讓我們看到楚風漢韻的藝術特征在徐州形成這一因果關系。


  東沿村曾是徐州西南的大寨子


  東沿村位于徐州西南三十里,村莊依山而建,面河而立,它的地理位置得天獨厚,被譽為徐州的西南大門。


  據明正統《彭城志》記載,東沿村在580多年前叫閆村,是徐州西南的十一個大型古村落之一:“六鄉古名嘉佑,在城之西南,凡十一村,今為七里:龍城村、義安村、馬場村、馬欄村、塔山村、陶山村、灌溝村、林前村、林后村、閆村、董村。”嘉佑鄉的范圍比較大,西起義安村東至灌溝村(今三堡鎮潘樓村)跨度長達五十余里。


  至清同治時期,嘉佑鄉的大型寨子仍然是這十一個古村落,但是,以姓氏為名的閆村則記為閻村,清同治《徐州府志》:“閻村寨,城西南三十里。”


  民國時期,閻村又更名為沿村,民國《銅山縣志》:“沿村寨,西南三十里,同治元年建,舊屬六鄉。轄村十六:東沿村、西沿村、姜樓、馬場、大馮莊、小馮莊、小吳莊、大張莊、小張莊、丁莊、姜場、王窯、大白山頭、小白山頭、李莊、項莊。”由上可見明清時期官府對沿村西南大門的地位非常重視,一直把它作為局部的經濟和文化中心。


  東沿村曾是陸路和水路樞紐


  沿村寨的形成和它的地理位置有關,村內的古道曾是連接徐州和蕭縣的四大古道之一,寨子不僅位于徐蕭交界處,更主要的是位于徐蕭古道三十里的地方。


  大凡古道三十里之處古代都會設有“路室”。《周禮》:“凡國野之道,十里有廬,廬有飲食,三十里有宿,宿有路室,路室有委。”東漢文學家王逸注曰:“路室,客舍也”,由此可以看出三十里的地方是古道上的一個重要節點。許多有路室的地方最后形成城鎮,如徐州城西的大彭鎮和城南的三堡鎮都位于古道三十里的位置,都由普通的小村莊發展為大的集鎮,交通位置對城鎮的形成與發展的影響非常大。


  東沿村位置的重要性還反應在橋梁由官府來修建和管理。清同治《徐州府志》:“沿村橋:城西南三十里,沿村圩西,同治十二年建。”此橋屢廢屢建,曾留下兩塊記事碑,67歲的村民劉凡華在橋頭建造房屋時把兩塊古碑埋在了地基下,因為太重難以抬出地面。


  這條古道還有個傳說,彭城大戰的時候,漢王劉邦就是從這里落荒而逃。《史記·季布欒布列傳》:“丁公在彭城西追上漢王,漢王回頭對丁公說:‘我們兩個好漢難道要互相為難嗎?’丁公于是引兵而去,漢王便脫身解圍。”丁公放走漢王的地方在蕭縣丁公山,《元和郡縣志》:“在縣(蕭縣)東南二十里,丁固追漢髙祖處。”如果把漢王拔劍泉和蕭縣丁公山兩點連一線,劉邦潰散的路線正好經過東沿村。


  清末,閆姓家族走向衰落。村中唯一一戶閆姓人家介紹,因生活窘迫他祖上連土地都變賣了,但是出于公心,考慮大家的出行方便,古道上的“閆橋、閆井、閆家路”這三樣東西沒有變賣,這三樣古建如今依然存在。


  1855年黃河改道不再流經徐州,村前的閘河也平靜了起來,有些村民從山上搬遷到河邊沿河而居形成了新的村落,一條閆家路連著新莊和老莊,新莊取名西沿村,老莊改名東沿村。


  東沿村不僅陸路交通發達,而且水路也十分方便,村前大河在明代的時候差一點成為大運河。《讀史方輿紀要·卷二十九·南直十一》:“姬村湖,在縣(蕭縣)東十五里,又東五里曰姬村泊。明萬歷中,議引運艘自靈壁雙溝,繇睢水歷永固、姬村諸湖,至徐州九里溝,出小浮橋,是也。”沿村緊挨著姬村湖,明萬歷年間,為了避開百步和呂梁二洪,朝廷曾考慮漕運改道至沿村前的大河。


  這條大河到了清代被命名為天然閘河,成為排泄黃水保護徐州城池的一條重要河道。沿村附近的百姓因此遭殃,1848年夏天閘河開閘放水,詩人張仁榘的詩中寫到莊家田舍全被淹沒,百姓的生活慘不忍睹:“村氓爭高原,黃童扶白叟。田廬沒煙波,依稀認楊柳。”


  1957年這條河流仍然通航,沿村的李廣慶撐船賣西瓜,18歲的曹振法隨船到徐州,如今仍記憶猶新:“那時候閘河沒有閘,從沿村撐船就能到達牌樓子市場,那時候的西瓜也大,一個西瓜重40多斤,一條船能裝上千斤的西瓜。”1958年以后,河道修建了水閘,沿村才結束了水路運輸。


  東沿村的千年古剎迥云寺


  1994年迥云寺山門坍塌的瞬間,村民們扼腕嘆息,至今仍念念不忘迥云寺的重建。


  89歲的村民王廣清回憶,古寺坐北朝南,山門、大殿各三間,東西兩側的伽藍殿、祖師殿等配殿計六間,外有僧寮三間。寺廟整飭嚴謹,氣勢雄偉。


  銅山中學83歲的歷史老師余忠先回憶,他在1965年至1970年期間擔任東沿小學校長,對古寺的方方面面了如指掌:“院內有兩人合抱的古松一棵,古碑有四塊,其中一塊是唐代的,是一塊殘碑,嵌在大殿東墻,碑上刻著唐貞觀三年字樣。” 唐貞觀三年是公元629年,至今已有一千三百多年,迴云寺是一座千年古剎。


  迴云寺目前遺留了部分寺廟遺跡,有寺廟基礎、柱礎和一通《重修迴云寺碑記》碑刻,此碑寬58厘米,高205厘米,碑文記載:“徐郡西南鄉去城卅里許,相傳有興云寺者,寺中供奉如來佛,旁有羅漢像,甚古。天啟年,寺在山內,里人董尚仁好禮佛又號布施,遂移建于沿村莊,更其名曰迴云,助地廿七畝零為香火資,迨圣清龍興其寺,如魯靈光殿巋然獨存。乾隆三十年募修佛殿,金碧輝煌,儼然一叢林焉,嗣后或十年一修或二十年一修,董氏為之倡遠。歲久失修,紺宇琳宮日就倒塌,東廊亦岌乎可危,住持僧急思修葺之,幸眾善有樂為之助,分頭募化鳩工庀材,于光緒廿二年八月興工,兩閱月告竣。斯時也,予適因分府館徐,徐人為予詳其巔末,故不辭谫陋而記其事,如此。內閣中書銜署宿遷縣教諭金壇王家榦撰,里人董彥成監鐫并助香火地三畝,花翎同知銜浙江候補知縣郡人董樹勛書,主持僧本相率師弟本信募化重修。光緒二十三年上瀚轂旦。”


  由碑文可見,該寺原稱興云寺,明天啟年間,由村民董尚仁從山上遷移到村內,并更名為迴云寺。迴云寺和董家有不解之緣,董尚仁遷建寺廟,董彥成助香火地,董樹勛為碑文書丹,這次探訪又是民間石雕藝術家董祥提供碑文拓片,的確是“董氏為之倡遠”。


  東沿小學走出了一位副部長


  解放后,迥云寺同許多寺廟一樣曾改作學校,為發展當地的教育事業作出了突出貢獻。一九八九年東沿小學的《碑志》記載:“教育改革激發東沿干群辦學積極性,在支書董書祥帶領下集資六萬余元,由校長張學藝負責,村干部董瑞明、王俊州、張呈喜主持,王錦祥、王俊民施工,先后于八七年秋建東屋八間、八八年冬至八九年初建西樓十二間。為頌干群功績,記建筑竣工,特銘碑志。曹景成書,王廣玉刻。”從碑志可以看到東沿村對教育事業非常重視,哪怕是大家集資也要把學校辦好。正因如此,從這所小學走了許多名人,原衛生部副部長曹榮桂就是從這所小學畢業,踏入徐州一中又邁入大學,后成為中國醫院衛生管理學的首席專家,出版《醫院管理學》,至今仍擔任中國醫院協會名譽會長。


  這是一個值得品味的古村落,漫步其中,可盡情感受那典藏的人文氣息,發思古之幽情,覽東沿之風景。


網友評論

我要點評
點贊(0)
暫無相關評論
陕西快乐十分钟开奖